且作弦上雪,空山鸣玉珂

【王喻】好的情人

Day12

“新晋影帝喻文州昨日归国,《同名》剧组全员到位”
“还有半小时到你家。”
  微博的推送和一条来自没有备注的号码的信息几乎同时出现在亮起的屏幕上,王杰希被一声“叮咚”的短信提示音弄醒,看了一眼内容之后觉得自己还在做梦——就算喻文州回国,新晋影帝,新电影开拍在即,访谈通告满到经纪人都挑不过来,怎么可能在第一时间来找他。
  即使在出国之前,两人也已经很久没见过面,就在王杰希觉得顺其自然感情就这么淡下去,联络渐渐少了也就该放下的时候,喻文州突然说我来找你了,精准到到达时间,给王杰希上了把定时的锁。因为太久没做一件事,所以再解除到的时候,反而不知道该怎么下手了。比如现在的他对喻文州。
  “好。自己当心。”王杰希回了这么一句,然后开始发愁,他在台湾环岛旅拍半月,回北京也是昨天的事,而且回来除去洗了个澡,其他时间都在睡觉,所以现在冰箱和他前段时间的心情一样空,喻文州来了估计连顿饭都吃不上。
  而他也想不出他们除了吃饭还可以做什么,王杰希甩了甩头,觉得很烦。
  于是去洗了个澡换上一件工作室的T恤,他才发现最近一段时间挺不讲究的,除去工作时间怎么方便怎么穿,

其他场合也越来越随便了,即使在家,也懒得从柜子里翻出其他T恤。王杰希想了一下,还是从另一边衣柜里精准地取出一件上衣换下身上这件,然后,躺回床上开相机看最后一天拍完高雄之后还没来得及导出的照片。
  喻文州有他公寓的钥匙,而这间公寓的玄关正对房门口,所以喻文州提着一堆东西还没来得及换鞋的时候首先就看到了王杰希躺得笔直举着相机,疑似在拍天花板。
  玄关没放多余的室内鞋,也是王杰希自己刚才做作了一把,一双蓝格布拖已经拿出来摆好,有给放了回去。喻文州倒是不介意,自己从鞋柜里拿出鞋换了,把手上的袋子都放到餐厅的桌上,这才来到卧室,居高临下地看着王杰希,“好久不见。”
  “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和我说?”不等王杰希反应,喻文州这边的第二句话已经来了,看来是诚心不想冷场了,王杰希暗忖,心里在笑嘴上要冷静:“恭喜影帝。”
喻文州弯下腰把脸凑到正对王杰希脸的上方:“你知道我不是想听这个。”
  王杰希把相机放到一边撑着坐了起来:“饿了吗?”
  喻文州笑了,笑得得寸进尺,从王杰希凌乱的后脑勺看到那件被他吐槽过很gay的上衣,“饿。”
  再尴尬或者沉默的气氛,谈点吃就行了,这是喻影帝纵横王杰希的公寓多年的经验之谈。
  再难搞定的喻文州,喂点吃的就行了。王杰希这样想,去餐厅对喻文州买的那堆东西检阅一番,最终得出定论:喻文州在法国电影节那一周一定每天都很缺火锅。
  “嗯,开幕电影我很喜欢,莱恩导演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精致,情节也非常出人意料…”王杰希想象喻文州一边想火锅一边还和记者朋友们聊着高雅艺术,感叹影帝也是人呐还得当人养。
  “现在几点?”王杰希颠了颠那根白萝卜,想着做完一个锅底需要多久。
  喻文州没戴手表,但是王杰希估计是睡傻了忘记自己手腕上还有手表这种东西,所以方便了喻文州出其不意扒上他的手腕看时间,一本正经地告诉他:“凌晨两点半,适合吃火锅。”
  王杰希呵呵了一下:“煮汤切菜一小时,三点半不适合吃火锅,下面吃吧。”
  “请说煮面条。”
  “煮面条。”王杰希面无表情,心说刚才那句话就是在撩你。
  “还是火锅吧,我来弄,你继续拍天花板,快去快去。”喻文州笑了,不知为何王杰希居然从他的笑里读出来一丝宠溺?

但是说好的感情淡了联系断了顺其自然呢?
  看在喻文州百忙之中抽空接见他的情况下,这件事就再考虑考虑吧。
  王杰希怀疑且嫌弃地看了喻文州一眼,从袋子的某个角落摸出一个面包甩给喻文州:“没你的事了,拿去啃。”
  又是喻文州助理买的菜吧,看挑的面包都是喻文州不爱吃的,啧。不如我。王杰希想。
  “那麻烦啦,”喻文州的语气里并没有麻烦的意思,退出餐厅的脚步也非常轻快,揣着面包走了两步又折回来,“我可不可以用电脑。”
  “……密码没变。”
  “好。”
  王杰希怎么就不怎么服气呢,感觉喻文州似乎看穿一切,这样很被动啊王杰希。于是王摄影师就在对主动被动问题的反复思考中处理完半桌食材,鸳鸯锅的锅底也煮得沸腾,丝毫没有觉得半夜火锅有什么不合理。
  喻文州过了一会儿就自动坐到餐桌前,赞叹面前着盘土豆片切得厚薄均匀,可见师傅的刀功不得了啊不得了…“你再这么不得了下去,牛肉就老了。”王杰希把筷子递到他手上,“我提前放进去了。”
“王杰希,”喻文州连忙去捞,“太幼稚了吧这也。”
  “少说多吃不好吗?”王杰希捞了一漏勺牛肉放到他碗里。
  事实上喻文州在法国还真是五行缺火锅,在返程飞机上就打算落地就吃,没想到机场媒体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非得拖得他凌晨来找王杰希。
  “还是你对我好。”喻文州心安理得地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像不经意地说了这么一句。
  王杰希握着漏勺捞蘑菇的手顿了顿,随后不动声色地把一勺蘑菇都盛到自己碗里:“大家都对你很好,你的粉丝,助理,经纪人…不差我一个。”
  “啊…”
  王杰希这话说得尴尬,喻文州“啊”了一声,端起柠檬茶:“也许你说得对。”
  “所以,”王杰希耸了耸肩,语气平淡,“我不是个好情人,对你…也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
  吃火锅曾经被列为最能活跃气氛的十大活动之首,现在看来,也得分时间地点和人。
  “那我也不是。”喻文州语气固执,承接王杰希上一句话中的“好情人”,毕竟他身份特殊,王杰希和他谈恋爱,负担更多。
  “别多想了,”王杰希露出了今晚的第一个笑,那个笑容意味不明但绝对称不上轻松,“吃完洗个澡睡吧。”
  喻文州这时候要是能顺着王杰希说一句好,他们俩之间的气氛应该会缓和一些,但偏偏喻文州明天早上七点就要去酒店和剧组汇合,准备《无名》的开机发布会,而且他刚获影帝,任何行为都被媒体的镜头捕捉,只能更加谨慎。
  “没时间睡了,”喻文州无奈,“就是顺道来看看你,五点…五点半吧,景煕来接我,我得走。”
  王杰希这下真连坐下来和他讨论问题提出解决方案的想法都没有了,唯一的打算就是等他忙完这阵再说吧。
  对于喻文州,他不想放手,也是真的无能为力。
  王杰希一边把洗碗机打开一边还在追忆往昔苦中作乐,想到和喻文州共处时间最长的那段大概还是他俩第一次见,他给喻文州的电影拍剧照那会儿,实打实的一个月朝夕相对…这么长的时间后来想都不敢想了。而且最先吸引王杰希的其实是喻文州的颜,他还挺喜欢研究漂亮的五官的,喻文州的长相在他看来算得上完美了,在镜头下放到最大也找不到缺陷,待人又进退有理处处体现修养,后来喻文州答应和他交往也是很让他意外,毕竟以前都没有想过的。
  但是当初他追喻文州,不是为了现在他在厨房洗碗,喻文州在客厅无所事事。
  “喻文州。”王杰希擦了擦手,出来就看到喻文州正从卧室里抱了个大盒子出来。
  “好重,是什么?”喻文州一向是不用把自己当外人的,王杰希对他也没那么多规矩。喻文州那是连他的相机都可以随便拿去玩的人,“我可以拆开看看吗?”
  王杰希欲言又止,末了,有些无奈地说:“看呗。”
喻文州拆了这个王杰希都没来得及拆的快递,之前看到上面的发货信息是德国。完全拆出来之后,是一个天文望远镜。
  “你要每晚夜观星象了?”喻文州演了那么多电影拿了影帝,玩心还是在的,“现在试试?”
  于是两人暂时冰释前嫌,开始组装望远镜,由于说明书看不懂,最后大部分还是喻文州动手完成的——他在新片《同名》里的角色是一个天文学家,去法国之前喻文州还去北京一所大学的天文学系待了半个月,现在看来并不是只学了一些常识,连专业级望远镜都能动手装了。
  “啧,所以你是为了感受一下我的角色?”喻文州把望远镜放到阳台上,最后调整了一下高度,“下了血本啊…我想想这得是你几个镜头…”
  王杰希也“啧”了一声:“这你就看不出来了,星星每天都能看,但望远镜主要是用来看记者。”
  喻文州瞬间就懂了王杰希的意思,他们交往到现在没有被拍到,如果这段关系被曝光,对喻文州的影响暂时来看肯定是弊大于利。他俩从来不觉得这段关系是见不得光的,只是感情不该被用来消费、博取眼球、被他人指指点点,“所以就算出柜,也要由我们两个说。”喻文州以前这样和王杰希说,也确实打算这样做。
  都在以自己的方式保护对方和他们的爱情。
  “王杰希你…”喻文州皱着眉头看着王杰希,他冷淡纠结别扭却从来不会漏了为自己考虑哪件事,明明很压抑也不会爆发,喻文州想了半天此刻应该和王杰希说什么,然后他说:“你真是个好人。”
  王杰希的脸上浮现出清晰可见的难以置信:“喻文州,在法国一周你就不会好好运用现代汉语了?请解释语境中的好人,谢谢。”
  “好的情人。”
  “哦…”王杰希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好人卡我收下了,你也别客气,来来来,你一张我一张。”
  喻文州笑着说这都什么鬼,快点看周围有没有记者,景熙快来了。王杰希也就认真看了一圈:“影帝放心,附近没有镜头。”
  “那行,我走了。”喻文州从阳台直接走到玄关,朝王杰希挥挥手,“周末见。”
  Fin.

评论(14)
热度(135)

© 一键开盖w | Powered by LOFTER